排名第五的是“黑子”张恩华。除了防守的本职工作外,他的头球绝技更是会让人眼前一亮。特别是在比赛的关键时刻,他就会高高地在人群中跃起,重重的将皮球砸入球门死角。

排名第四的要数“大头”李玮峰了,李玮峰是健力宝青年队国奥的队长。他的防守非常强悍,抢断能力特别的强。他也有一项非常犀利的头球绝技,只要利用好定位球,他就会在创造奇迹。

李玮峰还曾两次留洋,第一次和李铁一起加盟了英超的埃弗顿。但是这次留洋他并没有获得任何上场机会。第二次留洋他加盟了韩国K联赛劲旅水原三星队,他在水原三星队表现出色,得到了水原当地球迷的爱戴。

排名第三的要数1981年的那届史上最强国足的队长迟尚斌了。1980年在第12届世界杯亚太区预选赛里迟尚斌作为队长,率领国家队队友们奋勇厮杀,先后取胜了朝鲜、科威特、沙特等劲旅,虽然中国队最后析戟沉沙,但是正是从那时起,点起了国人对进军世界怀的希望之火。

那届世界杯的运动员全都成长于我国困难时期,所以身体条件都普遍比较单薄。然而迟尚斌却有着179cm的身高96kg的体重,他的身体条件是那届国足中的佼佼者了。

排名第二的是攻守俱佳的全能球员范志毅。主教练把他放在中卫的位置上他能成为球队的铜墙铁壁,主教练如果把他拉至锋线他能夺取联赛的最佳射手。1995年徐根宝指导把他拉上锋线个进球摘得了那年的甲A金靴奖。

他在1995、96年连续2次当选中国足球先生,他还在2001年荣膺了亚洲足球先生。他共代表中国国家队出场90次,打进了14个进球。他还曾留洋英格兰次级联赛水晶宫队,成为了水晶宫队的队长。

排名第一的是日本漫画家被高桥阳一画入作品《足球小将》的贾秀全。他18岁就被主教练招入了中国国家队,曾帮助中国队获得新加坡亚洲杯亚军、日本亚洲杯季军、首次冲出亚洲打入奥运会。

他在那届新加坡亚洲杯包揽了金球奖与金靴奖,成为了最引人注目的焦点。他也曾两次留洋,第一次和柳海光一起加盟了前南的贝尔格莱德红星队,并参加了当年欧洲联盟杯。第二次留洋还加盟了日本职业联赛的J联赛霸主大阪钢巴队。因为他曾留洋日本,所以会被高桥阳一画入足球小将,成为肖俊光的原型。

总体来讲,英超的电视转播可以分为两大类别—国内与国外。英超联赛的国内转播收入按照50:25:25的比例分配,其中50%的收入平分给各个俱乐部,25%的收入根据成绩高低进行分配,另外25%的收入则根据球队的转播次数进行分配。

相较于国内转播收入,英超联盟对于国外转播收入的处理更加公平:所有俱乐部平分。这一策略让中小俱乐部获得了极为稳定的收入来源,有利于联赛的整体长久发展。

天空体育是英国最著名的体育电视媒体之一,特别在足球领域有很高的权威。该电视台成立于1990年3月25日,起初只是直播一些英式橄榄球、高尔夫比赛,而且该电视台在英国和爱尔兰地区完全免费。

1992年,英超联赛成立,初出茅庐的天空体育当即以3.04亿英镑天价购买了五个赛季的英超独家版权。

在当时的人们看来,此举与疯狂无异。不过事实证明,天空体育的高层的确具有远见意识,他们日后对于英超联赛全球化、商业化的经营以及对于付费订阅的先进理解让英超的品牌效益与日俱增。

为什么仅仅成立1年的天空体育可以在重重围剿下拿下英超版权?其中离不开中小球队的大力支持。

彼时的英格兰传统豪强阿森纳、曼联、利物浦、埃弗顿都支持ITV拿下版权,因为ITV体育主管格雷格·戴克(Greg Dyke)长期以来一直维护大俱乐部的利益,他们总是能够得到转播合同中的大部分份额。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天空体育负责人巧妙改变思路,转而大力游说中小球队,承诺未来会给予小球队更多转播分成。

拿下英超版权后,天空体育没有违背当初的承诺,英超中下游球队的超高盈利至今都是其它联赛所羡慕的。时间来到2004-2005赛季,天空体育与英超签下了一份金额高达10.24亿欧元的天价合同(3个赛季)。随后,英超又和塞坦塔体育、BT体育、亚马逊会员签订国内合同,这些交易(2016-2019)总价高达51亿欧元,位列全欧之最。

相比较而言,其它联赛在顶级俱乐部方面的转播收入或许尚能与英超抗衡,但若论及“整体性”,就要差上好几个档次。

举例来说,西甲一度采取了“俱乐部转播权单独出售”的偏激策略,2014-2015赛季,西甲的两大豪门—皇马、巴萨各自获得了高达1.4亿欧元的转播费用,但保级球队阿尔梅里亚仅仅只拿到了1800万欧元的转播收入,远远少于联赛的中上游球队。

很明显,西甲联赛管理团队意识到了这种不平衡转播所带来的缺点。2016年4月,西甲主席哈维尔·特巴斯公开表示:“我们希望西甲联赛可以快速成长,这样的话,英超联赛就不会成为世界上最大的足球竞技联赛了,同时两个联赛还可以在经济层面保持同一水平线。我们不希望英超成为最顶级的联赛,并且领先其它联赛一大截。”

早在2015年,西甲就开始着手废除以前使用的“俱乐部单独谈判制”,转而改为整体出售电视转播权。同年8月3日,西甲主席特巴斯宣布与中国某网络媒体签订转播合同,这家中国网络媒体以3.5亿美元(折合3.13亿欧元)的价格购得未来5年西甲转播权,平均下来每年高达6260万欧元。

对于巴萨、皇马这些顶级球队来说,整体出售转播权的方式会一定程度上影响到他们的收入,这也是皇马主席弗洛伦蒂诺始终坚决反对整体出售转播权的重要原因。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看,整体出售转播权的方式让中小球队的收入陡然增加,联赛的整体观赏性、中小球队的运营可行性因此增加。2014-2015赛季,西甲的品牌价值为8.51亿欧元,到了2016-2017赛季,西甲的品牌价值已经上升到了12.47亿欧元,涨幅明显。

毫无疑问,西甲的转播收入分配很大程度上“借鉴”了英超的经验。与英超类似,西甲转播收入的50%由各个俱乐部平分,但另外25%根据过去5个赛季的综合成绩分配、25%则根据观看人次进行分配。

综合来看,这种转播收入方式依旧有着某种局限性:根据过去5个赛季综合成绩分配收入让实力更强的球队往往获益良多,而那些刚刚升上顶级联赛的球队往往承担着巨大的保级压力。与此同时,由于西甲转播收入中的25%会根据到场观众人数进行分配,这让“皇萨竞”等拥有深厚球迷基础的老牌球队拥有与生俱来的优势,大部分中下游球队能够获得的分成实在有限。

为了保障降级球队的财政稳定性,英超联赛自元年以来就推出了大名鼎鼎的“降落伞资金”。所谓降落伞资金,就是英超为了填平英超与英格兰联赛(即英冠、英甲和英乙这三级低级联赛)之间的财务鸿沟,而付出的一笔资金。

最新一次的降落伞资金采取了根据英超转播分成比例计算的原则。简而言之,降级第一年可以拿到英超转播费平均分成的55%;第二年可以拿到平均转播分成的45%;第三年可以拿到平均转播分成20%(PS:一年游的降级队只能享受两个赛季的降落伞资金)。

尽管其它联赛或多或少都对于降级队有补偿政策,但补偿金额、补偿全面性都难以与英超联赛相媲美。

一个优秀联赛的打造离不开球星的支撑,根据欧足联公布的2018财年《年度基准报告》,英超联赛转会总支出高达26.72亿欧元,高居全欧首位。反观排名第二位的意甲,他们在2018财年的转会总支出仅有14.02亿欧元,几乎只有英超的一半水准。再往下数的差距则更大,西甲联赛2018财年转会总支出为9.27亿欧元、德甲联赛2018财年转会总支出为9.1亿欧元、法甲联赛2018财年转会总支出为9.08亿欧元。

即便统计净转会支出,英超依旧占据着头把交椅。英超2018财年净转会支出为14.34亿欧元,排在它身后的是4.83亿欧元的意甲、2.66亿欧元的德甲、1.34亿欧元的西甲、8700万欧元的俄超、1200万欧元的土超。同属五大联赛的法甲不仅没有净转会支出,甚至还赚了1500万欧元。

细数近几年欧洲转会市场,英超的转会支出始终遥遥领先于其它联赛。不少球迷可能略有疑惑:考虑到巴萨、皇马、马竞三大豪门的存在,西甲也算是出手阔绰,怎么和英超一比就落后那么多呢?

我们统计了2019-2020赛季英超联赛的转会支出情况(下列数据均不包括租借费用),其中曼联转会支出达到了2.15亿欧元、埃弗顿转会支出达到了1.85亿欧元、曼城转会支出达到了1.59亿欧元、阿斯顿维拉转会支出达到了1.59亿欧元、阿森纳转会支出达到了1.52亿欧元、热刺转会支出达到了1.28亿欧元、西汉姆联转会支出达到了1.16亿欧元、狼队转会支出达到了1.13亿欧元、莱斯特城转会支出达到了1.04亿欧元。

转会支出低于1亿欧元的球队有11支球队。布莱顿转会支出达到了7494万欧元、谢菲尔德联转会支出达到了7150万欧元、纽卡斯尔联转会支出达到了6740万欧元、南安普敦转会支出达到了5460万欧元、伯恩茅斯转会支出达到了5375万欧元、沃特福德转会支出达到了4800万欧元、切尔西转会支出达到了4500万欧元、伯恩利转会支出达到了1385万欧元、利物浦转会支出达到了1040万欧元、水晶宫转会支出达到了610万欧元、诺维奇转会支出达到了582万欧元。

综合来看,英超在2019-2020赛季共有9支球队转会支出突破1亿欧元,占据全联盟总数的45%,其中转会支出突破1亿欧元的阿森纳最终排名联赛第8、埃弗顿最终排名联赛第12、西汉姆联最终排名联赛第16、阿斯顿维拉最终排名联赛第17。

英超20队在2019-2020赛季转会支出总额达到了17.25亿欧元,平均每队转会支出约为8627万欧元。反观西甲,他们在2019-2020赛季的转会支出总额为14.94亿欧元,落后英超不多,但西甲大部分转会投资都集中于几家豪门球队之手(皇马3.53亿欧元、巴萨2.9亿欧元、马竞2.45亿欧元、塞维利亚1.77亿欧元)。除去这四家俱乐部,西甲其它球队的转会总投入仅有4.29亿欧元。

德甲2019-2020赛季的转会支出总额为9.06亿欧元,其中拜仁慕尼黑与多特蒙德两队的转会总额就达到了2.73亿欧元。换而言之德甲其余16队的总转会支出也仅仅只有6.33亿欧元,平均下来每队的转会支出为3900万欧元。

意甲2019-2020赛季的转会支出总额为13.29亿欧元,其中尤文图斯、国际米兰以及AC米兰3队的转会支出总额就达到了4.99亿欧元,这也意味着其它17队的转会总支出只有8.3亿欧元,平均每队的转会支出为4800万欧元。

法甲2019-2020赛季的转会支出总额为8.22亿欧元,其中里尔、里昂、摩纳哥3队的总转会支出就达到了4.15亿欧元,超过了联赛总转会支出的一半。其余17队的总支出仅仅只有4.07亿欧元,平均下来每队只有2400万欧元。

更加整体的转会支出让英超的竞技性明显高于其它联赛,即便是位列中下游的球队同样有可能在强队手上抢得分数。

相信这样一个问题一定萦绕在不少球迷心头:英超和之前的老英甲究竟有什么区别?难道仅仅是改了一个名字吗?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老英甲和英超虽然都是英格兰顶级联赛,但是运营模式、赞助商、管理方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其实说到底,还是“管办分离”这四个字。之前的老英甲由英足总全权管辖,后期出现了严重的管理混乱情况。

最具代表性的就是震惊世界的希尔斯堡惨案,1989年4月15日在英国谢菲尔德希尔斯堡体育场举行的利物浦队对阵诺丁汉森林队的足总杯半决赛中,由于球场结构问题和组织秩序混乱,在比赛开始后尚有5000名利物浦球迷未能入场,警官开启了大门却没有给予必要的引导,致使5000人涌向同一看台,拥挤造成了严重的踩踏伤亡,96人丧生,200多人受伤。

惨案发生后,在场警官编造谎言逃避责任、政府失公处理掩盖真相、媒体恶意报告相互抨击,造成该案件迄今为止依旧无人负责。

希尔斯堡惨案发生后,老英甲管理混乱、经营不善的事实逐渐被摆上台面:球场拥挤不堪、设施破旧、足球流氓随处可见;本土俱乐部日渐式微,顶级球员们大多受到其它联赛的金钱诱惑而转会,联赛整体竞技实力大幅下滑。

在这样的背景环境之下,越来越多的俱乐部支持成立一个具有“管办分离”效应的全新联赛。

起初,英格兰球迷们普遍反对这一提议,《》就曾经做过一项调查,有68%的球迷反对这一方案。

原因很简单,成立一个独立自主的顶级联赛固然会保障高级别球队的利益,但会让顶级球队与下级球队的差距越拉越大。因为假如不分离的话,电视转播收入还可以平分到各级联赛里;一旦分离,顶级联赛的球队就占有了绝大部分的转播资源以及收入,其余各级联赛能够得到的资金补助就会大幅减少。

不过球迷们的反对没有抵挡住时代洪流的冲击,在几大老英甲强队的倡议下,1991年7月17日,由英格兰17家顶级俱乐部签署了一项协定,成为后来英超组建的基础。1992年甲组俱乐部同时退出足球联盟,并于1992年5月27日组建英超联盟有限公司。

对于大部分球迷来讲,我们没有必要去了解英超成立背景下种种复杂繁琐的文件。我们只需要知道,英超独立于英足总,在商业运作上几乎不受任何干涉,他们可以自己洽谈转播资金,也可以自主寻找赞助商。

换而言之,老英甲就像是一匹被缰绳束缚住的千里马,而改组后的英超失去了缰绳的束缚,可以自由地在资本的草原上驰骋。

英超成立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洽谈全新的转播合同,前文已经提高,天空体育以惊人的3.04亿英镑买下了英超五个赛季的转播权。转播收入和赞助商的投资使大批流失球星回归,曾经混乱的管理一去不复返,拥有全欧最完善管理体系的英超就此屹立在世人面前。

2002年,成立10年的英超为日韩世界杯贡献了105位球员,排名世界第一;2006年,英超为德国世界杯贡献了102位球员,排名世界第一;2010年,英超为南非世界杯贡献了106位球员,排名世界第一;2014年,英超为巴西世界杯贡献了105位球员,排名世界第一;2018年,英超为俄罗斯世界杯贡献了108位球员,排名世界第一。

更为关键的是,英超联盟注意到硬件设施为观赏性所带来的积极作用。1980年时,英格兰的球场设施与1880年时几乎没有太大的改进;到了2018年,数亿球迷见证了他们的主队花费超过10亿英镑投资球场改造或是新球场建设。如今的英超已然成为了顶级足球场聚集地,他们拥有全世界最专业、最具观赏性的硬件设施。

为了进一步提升联赛的观看质量,转播技术的运用也成为了当下各大联赛的必备课程。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英超与德甲的转播技术最贴合球迷观感。英超与德甲的转播视角相对较低,可以更好的欣赏局部抢夺;反观西甲、意甲与法甲,为了追求覆盖尽可能大的球场面积,他们的镜头角度较高,往往会将一些场外无关因素收入屏幕。

良好的草皮条件是高质量足球比赛的基础,直接影响电视转播和观众体验。由于球场多属于俱乐部本身,加之英超各队普遍收入较高,他们拥有充足的资金用于草皮维护。举例来讲,因为英格兰气候多阴雨,各大俱乐部斥重金完善球场的地热和排水设施,以保障草皮可以全年应对各种恶劣天气。

与此同时,英超球场的设计充分考虑到草皮光照的因素。英格兰大部分球场都有悠久的历史,老球场看台高度都比较低,阳光照射充足,利于草皮生长。在翻新或修建新球场的过程中,英超各球队也会委派专人对于日照情况进行提前分析,以确保草皮能够得到最充足的日照。

在这一点上,其它联赛做的就远远比不上英超。举个例子,意甲豪门AC米兰的主场一度被诟病为“圣西罗菜地”,原因就是圣西罗球场的草皮质量经常都处于较低水准,给球员的比赛和球迷的观看都带来了负面影响。原来,为了筹办1990年世界杯,米兰较为盲目地扩建了圣西罗的第三层看台,致使球场有接近一半的草皮全天不见日光,养护翻新难度大幅增加。

由于不受英足总管束,因此英超对于第三方资本的介入是比较开放的,这就是为什么很多“有钱人”愿意买英超俱乐部的原因。凭借着开放的资本环境,来自俄罗斯,东南亚,美国,中东甚至是中国的资本集团纷纷入主英超,极大提升了英超大环境的购买力。

我们以2020-2021赛季的英超联赛为例,20队中仅有布莱顿、伯恩利、水晶宫、纽卡、谢菲联、热刺依旧掌握在英格兰本土商人手中。

为了提升球队的整体实力,投资者们往往不惜砸下重金招兵买马,这一现象不仅发生在传统强队身上,也在不少中小球队身上得到了体现。举例来讲,富勒姆老板沙希德·汗在2018-2019赛季夏窗投入了1.09亿欧元签下多达12名球员,是仅次于利物浦和切尔西外英超夏季投入最多的球队。

尽管如此,一掷千金的富勒姆依旧没能抵挡住英超诸队的进攻,高达1.09亿欧元的转会投入最终还是没能帮助他们留在英超联赛。

时间来到2019-2020赛季,升班马阿斯顿维拉如法炮制了富勒姆的举动。他们在夏季转会窗口投入1.57亿美元,高居英超榜首。不过与富勒姆类似,巨额投入没能改观阿斯顿维拉的战绩,他们最终排名联赛倒数第四,距离降级仅仅一步之遥。

富勒姆与阿斯顿维拉的“疯狂投入”并不偶然,而代表着当下英超诸队的普遍投资思路。开放的资本环境让俱乐部可选择的被投资对象成倍增加,而出色的竞争力以及成熟的商业化战略又让投资者能够获得可观的回报。长此以往,活跃的投资氛围自然成为英超的标配。

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英超依旧毫无疑问可以当选。英超联赛的辉煌不仅来自于某一方面,而得益于自上而下的体系—完善且独立的管理制度带来了高昂的收入,高昂的收入造就了规范的硬件设施和强大的竞争力,而规范的硬件设施和强大的竞争力吸引了更多的观众,也让投资环境更加良好。

可以预见,英超在各个领域的领先优势还会继续扩大。若想打破英超一枝独秀的地位,不仅要依赖于赛场上的出色发挥,联赛自上而下的整体性其实同样重要。

尽管曾经贵为“东欧劲旅”,也曾涌现过像波博斯基、内德维德、罗西基、切赫等世界一流球星,但如今的捷克队早已今非昔比。在最新一期的FIFA国家队排名中,捷克队仅仅排名第40位,比亚洲球队韩国队(39位)还低1位。

小组赛中,他们跌跌撞撞,最后以小组第三晋级16强。而他们淘汰赛的首个对手,是小组赛3战全胜,目前FIFA排名高居第16位的欧洲劲旅荷兰队。

北京时间6月28日凌晨0点,2020欧洲杯1/8决赛展开争夺,荷兰队对阵捷克队。经过90分钟的激烈争夺后,捷克队凭借着霍莱什和希克的进球,2-0“爆冷”淘汰荷兰队晋级欧洲杯八强。虽然祖上阔过,但对于目前这支捷克队来说,这已经是不小的“奇迹”和“冷门”了。

需要指出的是,2-0击败荷兰队是捷克队最近17年来在欧洲杯淘汰赛取得的最大分差胜利。捷克队上次在欧洲杯淘汰赛打出2-0以上的比分,还要追溯到2004年欧洲杯,当时他们在1/4决赛3-0大胜丹麦队。

此役,霍莱什表现出色,打进一球还助攻希克破门,帮助捷克队2-0拿下荷兰队。需要指出的是,霍莱什也成为了自2004年欧锦赛的巴罗什和高中锋扬科勒后,首位达成这一壮举的捷克队球员。

捷克队书写历史的同时,荷兰队也刷新着各项下限。赛后,荷兰队主帅德波尔成为众矢之的,外界纷纷把荷兰队出局的头号罪人锁定在他的头上。从执教履历来看,德波尔确实乏善可陈。除了在阿贾克斯取得了应有的成绩外,此后无论在国米、水晶宫等队均让人大失所望。

2016/17赛季,德波尔将国米带到了意甲第12名,11轮比赛仅仅取得4场胜利,在执教仅仅84天后,德波尔就惨遭解雇。随后,他又成为了英超球队水晶宫的主帅,谁知道战绩更差。在他执教的4场英超比赛中取得全败且一球未进,因而再次被解雇。

有意思的是,德波尔还曾和穆里尼奥发生过口角。穆里尼奥曾表示德波尔是“英超最差主帅”,而德波尔则挖苦穆帅也有不少失败经验。

目前来看,德波尔确实是名副其实的“南郭先生”。据多家媒体报道,荷兰足协已经考虑解雇德波尔。客观来说,荷兰足协聘请德波尔担任主帅本身就是败笔,解雇他不过是“拨乱反正”罢了。(熊迩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