依靠玩具业绩起家的陈雁升,一度能玩转游戏和足球,但如今足球却成了业绩拖累。

长江商报记者发现,星辉娱乐(300043.SZ)收购西班牙人俱乐部后,2016年至2020年5年间取得的收益合计为3.41亿元。

但2021年,西班牙人的收益为亏损3.13亿元。这也就意味着,星辉娱乐仅一年时间就几乎将过去5年取得的收益,全部“吐”了出来。

并且,公司现金吃紧。截至2022年一季度,星辉娱乐货币资金仅2.06亿元,但短期借款高达6.92亿元。同时,公司有7.48亿元商誉压顶。

近日,有消息称,陈雁升意欲出售西班牙人俱乐部,目前已经收到了来自北美资本和卡塔尔集团的两份报价。而武磊可能因家庭原因选择回国踢球。

7月28日,星辉娱乐披露的投资者关系活动记录表显示,在足球俱乐部业务方面,西班牙人重回西甲后,球员身价不断提升;未来俱乐部将立足西甲,争取三年内重返欧联赛场。

但有报道称,西班牙人队中被称作中国男足“全村唯一希望”的武磊,可能因家庭原因选择回国。根据报道内容,武磊可能重返中超球队上海海港,但目前正在谈判过程中,还未正式敲定。

此前,武磊因自身实力和资本运作成功进入西甲。他的背后有着A股上市公司星辉娱乐的支持。

星辉娱乐2010年上市,起初并不显眼,在收购西班牙人足球俱乐部后,公司及其董事长陈雁升声名鹊起。

2015年至2016年间,星辉娱乐子公司西班牙人香港累计投资总额合计1.02亿欧元,取得了西甲球队西班牙人99.35%的股份。并在2020年1月份以借款转增资的方式对西班牙人增资5000万欧元。截至2022年年底,星辉娱乐持有西班牙人99.59%的股份。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19年,星辉娱乐足球俱乐部业务营业收入分别为4.81亿元、5.97亿元、8.62亿元和12.12亿元,4年共计31.52亿元。

然而,2020年,受新冠疫情及降级因素的双重影响,星辉娱乐足球俱乐部业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98亿元,同比减少42.42%;足球俱乐部业务净利润为1449.80万元,同比下降93.54%。

同样受新冠疫情影响,星辉娱乐2020年玩具及衍生品业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2.93亿元,同比减少34.86%;玩具业务净利润为685.97万元,同比下降56.01%。

而星辉娱乐游戏业务2020年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48亿元,同比减少19.70%;得益于“宅经济”的蓬勃兴起及前期项目投放的延迟效应,游戏业务净利润达到1.64亿元,同比增加29.50%。

整体来看,2020年,星辉娱乐营业收入达17.43亿元,同比下滑32.82%;净利润达2601.40万元,同比下滑89.94%。

星辉娱乐2021年游戏业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6.0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48%,占营业总收入的43.10%;实现净利润4834.50万元,较上年同期减少70.50%。

同期,星辉娱乐足球俱乐部业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63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7.95%,占营业总收入的25.81%;实现净利润-3.20亿元。

星辉娱乐介绍,受上赛季降级及新冠疫情的双重影响,俱乐部来自电视转播权收入为2.58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7.84%;来自赞助及广告、票务会员、球员转会、足球衍生品等方面收入1.06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48.20%。

数据显示,2016年至2020年,星辉娱乐取得西班牙人俱乐部的收益分别为3109万元、689.73万元、1.03亿元、2.01亿元和-41.17万元,5年合计盈利3.41亿元。

而2021年,西班牙人俱乐部的收益为亏损3.13亿元,这也就意味着,星辉娱乐仅一年时间几乎将过去5年取得的收益全部“吐”了出来。

2021年,星辉娱乐玩具及衍生品业务实现主营业务收入3.48亿元,较上年同期增长18.78%,占营业总收入的24.73%;实现净利润3539.25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415.95%。

由于商誉减值损失、投资管理分部亏损及归属于总部费用的影响,2021年,星辉娱乐实现营业总收入14.07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9.28%;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63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6.89亿元。

2022年一季度,星辉娱乐营业收入达3.69亿元,同比增长32%;净利润亏损953.04万元,同比有所收窄。

截至2022年一季度,星辉娱乐货币资金仅2.06亿元,但短期借款高达6.92亿元。同时,公司有7.48亿元商誉压顶。

7月中旬,有报道称,陈雁升意欲出售西班牙人俱乐部,目前已经收到了来自北美资本和卡塔尔集团的两份报价,其中卡塔尔集团也是巴黎圣日耳曼的所有者。

7月18日,星辉娱乐董秘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并未否认这一传闻,只是表示,近几年来确实陆续收到了不少投资者的问询意向。

Author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