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51年是现代建筑史上的一个转折点这一年,世界上首次大规模的国际性展览在伦敦举行,为容纳该展览而由约瑟夫帕克斯顿( Joseph Paxton)设计的水晶宫则成为当时第一个抛奔了一切旧风格的官方建筑。帕克斯顿(1801-1865年)是个为德文郡公爵效力的园艺师。他天才的创造性从他在查茨沃思为王莲所做的大温室设计(1837年)中突现的灵感就能得到很好证明。“一天,为了检验王莲叶子的浮力,他将他的小女儿放在一片莲叶上,发现它能承住她的体重而完全没有变形。

于是他开始研究叶片背面结构横向交叉的叶脉加固了放射状的叶脉并决定就将王莲作为莲花温室的结构模式由此产生了由带挖槽的中空木梁支撑玻璃屋顶的轻型结构。这些木梁又由中空轻钢管支撢,同时钢管起到屋顶排水的作用。产生的效果既富有魅力又是最经济的。”18伦敦世界博览会的设计竞赛举办于1850年,但245个方案中没有一个在结构上是可行的。之后不久,当时并未参赛的帕克斯顿被邀请提出一个方案,九天后他画出了一个长560米、宽137米(1837英尺×449英尺)的建筑方案。这个设计,在官方的导览上有详细的介绍,是工业标准化的伟大和玻璃板都以同等尺度作,三个月内订制完成,然后又花了三个月时间搭建起巨大的结构,最终建成的作品在当时获得了极大的赞誉。在展览会开幕之后,《》( The Times,伦敦,1851的头顶上升起了一个比我们最尊贵的教堂更高耸更庞大的闪闪发光的穹顶。其两边的景色似乎无边无际水晶宫的建筑形式体现了一种全新的概念,也是实现了阿杜恩-孟莎在大特里阿农宫设计中提出的开放延伸的概念。

它建立在一个非常轻盈和精确的可重复使用的钢框架的基础上。一个拱券结构的十字形翼部,是为了保留基地上的几棵榆树而设计。墙和屋顶完全都是玻璃的,所用的玻璃板总数达293655块!整个水品宫的尺寸以认为是无穷大的,它完全颠覆了阿尔伯蒂的建筑应该增一分则多减分则少的教条。1建筑风格的一致并不是依靠其相互关联的部分之间的静态平衡,而是依靠整体中相同的结构部分的重复运用。

这些新的技术使建筑摆脱了结构的羁绊,可以自由地组织新的功能和生活形式水品宫被理所当然地看作是一种新建筑类型的表现,这类建筑体现了对科学与情感在这种伟大明亮的空间中被唤醒。维多利亚女王用“不可思议”来表达她当时的感受,并且她还感到“充满着激情”,阿尔弗雷德·丁尼生则将大博览会的开幕称作是:在这一刻,“在她的玻璃大厅中,欧洲和我们这些散落在外的野蛮社会真正地相会,成为朋友和兄弟”。

它引发了一个钢和玻璃结构时代的兴起。巴尔塔设计的巴黎商业中心则表现了新的开放式建筑的另一种重要的早期形式,在之后的十年里,水晶宫们在许多欧洲1美国城市中耸立起来,即使在当时一些无名的住宅,大玻璃墙面的使用也变得很浮常,这也证明了透明材料—这种如此令人信服地将新世界的存在空间具体化的材料—在象征上的重要性。

声明: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搜狐号系信息发布平台,搜狐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

Author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