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月1日,中国2010年上海世博会盛大开幕。已然融入全球化的中国,正步履铿锵地构建一个科学、民主、富强、文明、健康、环保与可持续发展的现代社会,上海世博会无疑是中国与当代世界科技与文明成果的一次零距离亲密接触,也是中华民族百年圆梦征程中最恢弘的足音和最确凿的明证。

欣赏世博,也是欣赏科技与文明之美。但世博会的历史卷帙浩繁,想深入了解与全面认知殊非易事。令人欣喜的是,由交通银行、武汉电视台《科技之光》、中央电视台海外中心联合摄制的《世博会的科学传奇》,正是全景、历史、系统、形象地展现世博脉络的电视系列片。4月26日起,这部系列片已在中央电视台4套、9套和武汉电视台首播。征得主创团队同意,本报从今天起连载这部系列片的文稿,以飨读者。

如果要为人类现代文明设定一个“坐标系”,那么1851年伦敦世博会可以当做很合适的“原点”。我们不妨说工业革命造就了世博会,或者说世博会拉开了工业革命的帷幕。160年来,各国举办的世博会达200余次之多,从来没有一种人类活动像世博会这样规模宏大、历时长久和影响深远。世博会是“四海献瑞,万邦朝贡”的“文明总动员”,荟萃了全球最杰出的创造和最珍奇的瑰宝,云集了一代最智慧的头脑和最远大的梦想。1876年美国独立100周年,1889年法国大革命100周年,1893年哥伦布“发现新大陆”400周年,1904年“圣路易斯安那购地”100周年,1915年巴拿马运河开通纪念这些“头等大事”的“不二之选”,全都是举办世博会。舍此封顶盖帽的最高级形式,人间再找不到更隆重和盛大的庆典方案了。1900年全世界总人口仅为16亿,法国人口仅4000多万,但乘着原始交通工具涌向巴黎世博会的公众竟超过5000万。早期的3届奥运会都曾依附世博会以聚集人气和树立品牌,奥运会能有今天的辉煌不应忘记世博会当年的提携和帮衬。想要认识近代人类的进步吗?有条捷径,那便是认识世博会。“一切始于世博会”的名言能得到广泛认同,正因为世博会的发展历史也是人类近代文明的编年史。

1893年芝加哥世博会的哥伦比亚喷泉中耸立着一只象征着美国的航船,两侧各有4名女神奋力划桨,代表科学和艺术共同推动国家前进。1900年巴黎世博会上,新落成的亚历山大三世桥右岸有两座高耸的雕塑,分别以科学和艺术命名。如同鸟之双翼和车之两轮,科学和艺术在历届世博会上都是一炉共冶的。然而用社会进步的眼光来审视,艺术虽有流派和风格的变迁,却很难说后世艺术家比达芬奇和米开朗基罗更进步,但科学的领域却完全是另一番情景了。当年世博会的“种子”日后长成“参天大树”,当年世博会的“滥觞”最终变为“巨流长川”。科技进步正是世博会生生不息的内在动力。而历届世博会又恰好留下了现代科技发展的清晰脉络和完整框架。

如同提起人的名字会首先想到容貌,每届世博会最形象的符号莫过于它的建筑了。而一个时代科技发展的水平也集中映射在世博会建筑上。1851年伦敦世博会的水晶宫惊世骇俗,一改石砌拱券、圆柱穹顶的殿堂式风格,创造了轻质实用的铸铁锻铁和玻璃预制件结构,开启了现代建筑的新纪元;1889年巴黎世博会的埃菲尔铁塔是当年地球上最高的人造物体,成为建筑行业告别经验主义,崇尚结构设计和应力计算的辉煌典范;1893年芝加哥世博会“白城”建筑确立了美国城市改造运动的“主旋律”;1958年布鲁塞尔世博会“原子塔”是人类走向原子时代的界碑;1962年西雅图世博会的“太空针”和1964年纽约世博会的“不锈钢地球”则标记着人类跨进了宇宙的大门。建筑界的泰斗柯布西耶、密斯等都为世博会设计了不朽之作。今天许多世博会旧址“幕落”而未“台空”,当年的建筑仍然名秀一方。更有无数世博会上的佳构虽然只是昙花一现和惊鸿一瞥,却为人类建筑科学留下了丰富的资源。

历数那些改变世界面貌的伟大发明,几乎都是首先在世博会上登台亮相,此后才风靡全球的。有个引人注目的现象,电报、电话、电灯、留声机、无线电的发明者都是早期世博会最耀眼的明星,但莫尔斯、贝尔、爱迪生、马可尼们所关心的只是如何“让电流干活”,至于电究竟为何物,那是法拉第、赫兹、汤姆逊和麦克斯韦们的事。因此世博会很大程度上是发明家和企业家的舞台。然而科学理论如果不从实验室的象牙塔中转化为面向市场的实用技术,将永远无法变成生产力并造福人类。世博会留下了许多“世界第一”,人们熟知奥迪斯“安全电梯”和莫尼尔“钢筋水泥”一举成名的故事,惊叹巴贝奇差分机的智慧,敬仰本茨和戴姆勒“始祖汽车”的殊勋,同样津津乐道于蒂芙尼“钻石之王”和劳尔兹镀银餐具的佳话。从鲁米埃尔兄弟的电影、柯达公司照相机到美国无线电公司的电视机;从跨越生命全过程的婴儿箱、铁肺、X光机到火葬炉;从雷明顿打字机、胜家缝纫机、“元音”牌洗衣机、科克伦洗碗机到吸尘器、电冰箱、空调机;直到萨克斯管、拉链、明信片、铅笔、圆珠笔、尼龙、鲁比克魔方;乃至蓝带啤酒、热狗、冰淇淋、爆米花、口香糖以世博会为“跳板”走进大众生活的“好东西”是一份厚厚的清单。连公共厕所也是从水晶宫里诞生的。如果把一种发明看成文稿和排练,到世博会展览才是最高规格的发表和公演。

以大为美的理念几乎贯穿了早期历届世博会。从世界最大的考利斯蒸汽机、埃利斯蒸汽机、克鲁梭汽锤、“十足类”火车头、威斯汀豪斯发电机和通用公司电动机,到数层楼高的管风琴、天文望远镜,乃至克虏伯大炮,都隐喻了科技的强大和人类的力量。把最大的煤块、锌矿石、木材、银锭和钻石运到世博会是为了把观众“吓一大跳”,而15米高的汽车、25米高的轮胎、14吨的打字机、数米直径的大灯泡,甚至用1万头牛的奶制成10吨的大奶酪,都让好大喜功的人们感受到“格列佛漫游大人国”的愉快。

对于胸怀大志的创业者,世博会的滋养和熏陶甚至改变了人生的轨迹。18岁的诺贝尔参观1851年伦敦世博会,对科学的向往压倒了对文学的迷恋;布鲁奈尔和鲁赛尔就是在1851年伦敦世博会上结识后,敲定了建造大东方号巨轮的方案;28岁的门捷列夫在1862年伦敦世博会度过新婚之旅,为此后的成就埋下了重要肇因;从斯德哥尔摩赶到费城参加1876年世博会的安德鲁受到美国飞行家怀斯的启蒙,成了瑞典热气球航行的先驱;幼年的福特因父亲参加1876年费城世博会而爱上机械,1893年专程奔赴芝加哥世博会并见到戴姆勒的汽车后,激发了一生中最重要的灵感。

世博会对现代科技发展最深远的影响也许还不是那些多如恒河之沙的展品,而是推进全球科技交流的国际活动。1867年巴黎世博会展出了各国钱币和量具,法国末代皇帝拿破仑三世的一大善举,便是亲任主席召开了历史上第一个大型国际会议“世界货币大会”并试图统一度量衡。1873年维也纳世博会上,国际会议开始系列化农业和森林、鸟类保护、国际医学大会、国际气象大会、战争时期志愿救护者大会等分别举行,最重要的成果是国际专利大会颁布的第一个国际专利保护法,为全世界制订了意义深远的“游戏规则”。1878年巴黎世博会上,由法国作家雨果发起的著作版权保护大会直接带来国际版权法的诞生;国际邮政大会整合了各大洲封闭的通信体系,国际盲人大会则推广了世界统一的“布莱叶盲文”。1889年巴黎世博会闭幕后更留下了两件“无价之宝”,那便是世界计量大会用90%的铂和10%的铱合金制成的“米原器”和“千克原器”,从此后1米到底有多长、1千克到底有多“重”,全由这两个“命根子”说了算。谁家的复制品有了“三长两短”或“畸轻畸重”就要到巴黎来矫正。

1893年芝加哥世博会的重大突破是建造了专门的“世界会议辅助楼”,两个大型会议厅各容纳3500人,30个小会议厅也有300至750个坐席,不同专业的16个部门为100多个全球性大会提供成龙配套的服务。著名的世界数学大会、世界工程师大会、国际铁路商贸大会、国际航空大会、国际护士大会,直到世界妇女大会、世界宗教大会、世界青年大会,都对文明进程产生了深远影响。众多行业纷纷在世博会期间成立协会、签署条约、发表宣言,成为历史上最朝气蓬勃的“文山会海”。世界会议辅助楼的座右铭是“思想比展品更重要”。美国著名历史学家班克罗夫特在《世博读本》中说:“杰克逊公园展馆是世博会的身体,世界会议辅助楼才是灵魂。”1904年圣路易斯世博会为期一周的“世界艺术科学大会”则请来了彭加勒等200多位最负盛名的科学家,举行了24类128个分会,留下了15大卷皇皇文集,成为当年人类知识的总汇编。大会教育部长罗杰斯说:“世博建筑和展品都会消失,而思想成果将永世长存。”

可以毫不夸张地说,世博会是规模最宏伟、吞吐量最巨大的科技馆和科普课堂。除了展览最新科技产品,世博会历来注重演示生产流程。从信封、肥皂、牙膏、火柴、玻璃、啤酒、罐头、砖头、皮鞋生产直到橡胶制造、汽车装配、汽油提炼,让公众知道柜台和商店里的东西从何而来;展馆里仿真的玻璃蜂房、开动的透明蒸汽机、血脉奔流的透明人、结构完好的透明电话、电视、汽车等让观众懂得了种种“暗箱”里的玄妙机关;苏伊士运河、巴拿马运河、尼亚加拉水电站、胡佛水坝、阿尔卑斯隧道等活动模型则让人对这些巨大工程豁然于目和了然于心。1933年芝加哥世博会以科学为主题,美国第一个天文馆在这里对公众开放,61米高的“温度计大楼”数里可辨,科学馆里数百件展品全由科学咨询委员会甄选,分为数学、生物、地质、物理、化学、医学6大类。新问世的门捷列夫元素周期表、经典的地质年代钟、侃侃而谈的机器人,直到原子结构和爱因斯坦相对论,让门外汉也能流连忘返。最叫人兴趣盎然的展品是历史上6种著名的“永动机”,它们的伪科学秘密在公众面前暴露无遗。历届世博会极大激发了全社会对科学的热情和向往。许多世博会建筑日后成了科技馆,当年的展品也成了珍贵的馆藏。

世博会吸引公众的重要法宝是大规模游艺娱乐活动,而科技的进步让公众越来越“玩”得新颖和刺激。1893年芝加哥世博会首创同主展馆分离的“中途乐园”,堪与巴黎埃菲尔铁塔媲美的菲利斯摩天轮是工程技术的凯歌,80多米高的两只钢圈靠辐条的拉力承重,56吨重的轴是当年世界最大的锻造件,36个轿厢能装载2160名游客,不少新人在摩天轮上举行婚礼。260米长、1.2米宽的冰雪滑道在盛夏季节始终保持3厘米厚的冰雪层供游人嬉戏,这是最新冷冻技术创造的奇迹。麦布里奇的“祖泼拉克西镜”放映厅则算得上人类最早的“电影院”。1901年布法罗世博会的“月球之旅”,此后世博会的“地震体验”、“北极之旅”、“西伯利亚大铁路之旅”、“太空之旅”等层出不穷。1939年纽约世博会上,爱因斯坦亲自驾驶旋转赛道上的小型汽车并高度称赞其中隐含的“相对性原理”。1964年纽约世博会上高科技的迪斯尼“小小世界”亮相,开创了全球娱乐业的新天地。

举办世博会一直是各国之间争相追逐的“香饽饽”。维也纳、巴塞罗那、布鲁塞尔等城市因为主办世博会而振刷一新并跻身国际都市之列;芝加哥市旗上4颗星中的两颗闪耀着主办两届世博会的光荣与骄傲;旧金山在地震和大火后蹶而复起的标志是举办巴拿马世博会;日本重新返回国际社会则以大阪世博会为里程碑。1928年成立的国际展览局负责审批世博会和东道主城市,并将世博会划分为“综合类”和“专业类”。展现国家形象、提升国际地位、增强民族自信,世博会百年来一直是人类文明顶级的舞台和擂台,而科技是世博会上一比高下的核心实力。

提起中国和世博会的百年情缘,不禁会涌起无尽的思绪和复杂的情感。“桃花源中”的满清朝廷曾把世博会当做无聊的“赛珍”和“炫奇”而不屑一顾,此后又全权委托外国人把持的海关筹备参展。这些最早的“洋代理”对中国走向世界也许不无贡献。但历届世博会上可见中国送展的小脚造型、烟枪、枷锁刑具、鬼判地狱等“痈疽之物”,以迎合西人猎奇之心并反衬列强的文明进步。多少中华热血儿女耻悬眉睫,感叹“我国赛品之丑,奚啻天壤”,但世博会是国家的缩影,内忧外患、积贫积弱的祖国如何能在世博会上光彩照人?

怀着一腔忠愤的实业家和读书人曾苦心甄选、万里迢遥将中国的精华送到世博会,希望为东方这片土地争光。1851年伦敦世博会上中国商人徐荣村的荣记湖丝获得大奖,此后颐生酒、茅台酒、张裕葡萄酒、常州梳篦和不少工艺品与原材料多次在世博会赢得殊荣。鲜为人知并值得大书一轴的是,1884年美国新奥尔良世博会上,中国送展的棉花压倒群芳,特别关于种植、纺织全过程的实体模型和中英文对照的展品简介,征服了所有同行和观众。美国学者坎德尔在《新奥尔良历史》一书中写道:“这是整个世博会的最优秀的展览,足以让自夸先进的欧美国家无地自容。”中国总算在世博会“讲台”上风风光光当了一回先生,向各国公众普及棉花栽培技术和农业科学知识。

中华人民共和国的首次莅临,赋予了1982年诺克斯维尔世博会特殊的意义,观众要排上4小时的队才能进入中国馆一饱眼福。此后历届世博会中国馆总是人气最旺的展区并多次评为五星级展馆。除了悠久的历史和文化,中国馆的新气象是环幕电影、长征火箭、人造卫星、三峡工程、三北防护林、信息高速公路,世界收到的最强烈信号是中国科技腾飞。

一百多年来,无数志士仁人怀里揣热的梦想,便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但尊严而强盛的中国究竟是什么样子他们却无法描述,于是不约而同想到一个最朴素和直观的标准中国能堂堂正正举办一次世博会。可以理解,为什么2010年上海世博会如此牵动炎黄子孙的千千心结?先贤先哲地下有知也会喜泪满襟、奔走相告吧。中华民族应该时来运转了,中国人的出头之日应该到来了!

回望世博会波澜壮阔的历史,从少数大国主宰到发展中国家申办,从大规模的产品堆积到全球性课题的思考,时代前进了,世博会的形态也与日俱新。随着交通和通信的发达,各类专业展览的兴起,世博会的功能需要重新定位,但毋庸置疑,世博会珍贵而独特的价值不会贬损。马克吐温参加1867年巴黎世博会后曾说:“全世界的物品是神奇的展览,全世界的人流是更神奇的展览。”无论经济和科技如何发达,人类从天性来说永远需要共同的盛大节日。何况在全球一体化的今天,我们从来没有面临如此众多而复杂的共同问题,需要最大程度的沟通与合作。世博会是全人类走到一起的最好理由,我们在这里确认彼此属于同一物种,并且规划人类在这颗行星上的明天。

科学的理念和科学的进步永远是世博会的灵魂。世博会将向何处去?2010年上海世博会也许会有新的惊人揭晓,并且树立新的时代典范。

Author

Writ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