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国在公元9世纪经历了战争的摧残,国内生产生活都遭到了一定程度的破坏,在此背景下为维京人的入侵客观上提供了方便。

法国的抵抗外敌的活动,因为国内激烈的政治斗争而打开了缺口,维京人甚至有时会卷入到政治的斗争中。他们曾凶猛地掠夺过法国的城市,比在同一时期掠夺英国更加凶猛。

总的来说,维京人在法国人那里获得的利益最多。841年,正值路易的几个儿子混战之际,维京人洗劫了塞纳河两岸几乎所有的城镇,得到了大批财富。843年内战结束,盛极一时的法兰克帝国,被分为三个各自独立的王国。

维京人发现,原帝国境内各河流两岸的修道院和城镇,都无力抵抗外来的侵略,而且法兰克人似乎更情愿以大量的赎金来换取和平。845年海盗发动了对巴黎的袭击,最后拿了7000磅白银撤退。852年,维京人首次在塞纳河上过冬,第二年冬季,另一支海盗船队在卢瓦尔河上驻扎。

在大约10年之内,维京人劫掠了西法兰克王国几乎所有河流沿岸的城镇。在这些地区,维京人几乎可随心所欲地移动,从一个城市,转移到另一个城市。

三个法兰克王国中,西法兰克也是遭受海盗蹂躏最为严重的地区。其余两个王国,除了那些位于莱茵河和默兹河上的,比较富庶的城镇之外,相对来说遭受的劫掠要少得多。

法国国内贸易因维京人的劫掠而再次发展起来,因为有新市场开设,法国商业非但没有缩减,反而进步了。由于维京人的侵入产生了深刻的经济和社会影响。

维京丹麦是法国商业上的伙伴,他们用毛皮和蜡来换取日耳曼的铁,法国的布匹以及葡萄酒。在秃头查理时代,法国境内所进行的贸易,比起和平时期反而更加繁荣。法国一些城市的经济和贸易看起来,似乎是被北欧维京人的侵入激活起来的。

查理曾多次颁布诏令,禁止法国人同维京人进行商业交易,特别是关于火和马匹的交易。但是法国的商人冒着危险,尾随着他们国家的军队做生意。

通常法国商人们带着一头驴跟着他们走,从一城走到另一城,他在一处购进商品,就会以更高的价格,在另一处售出。显然,在法国,并不是所有商业都受损害;相反的,在许多地方,维京人的侵扰活动还在某种程度上,促进了法国商品市场的繁荣。

维京人虽然严重地扰乱了法国的社会秩序,可是他们常常把他们的战利品在当地出售。由于旧市场的衰败,或者旧市场太容易遭到侵扰而不得不转移位置,这样新市场就兴旺起。

例如,秃头查理曾将罗亚尔河右岸的大量土地赐给维京商人,其中包括布立加,那里兴起的圣巴塞洛缪市集和圣辛福林教会,日后成为法国一个重要的港口,市场和港口的税收是法国政府的收入来源。

维京人在商业关系上所显现出的精明能干,与他们作为海盗鲁莽无知的形象形成巨大反差。法国与维京人进行谈判,维京人强调如果他们的市场不受骚扰,他们将在一个规定的日子从撤退;而882年时,在胖子路易围攻埃耳斯卢后进行谈判的期间里,为了做生意,维京人打开营帐的大门,竟然有些法国人为了做生意甘愿冒险进入。

维京人通过“丹麦金”从教会和贵族的手里,勒索了大量的钱财。这种情况从某种意义来讲,对于法国的商业繁荣又一定的刺激作用。

由于罗马帝国衰亡以来,大部分货币已流入东方。法国和全部西欧一样,都感到流通货币数量缩减。法国人开始认识到维京人侵犯的严重性,秃头查理曾命令他的北方全部省区建造城堡。同一时期,维京人事实上已占有整个海峡沿岸,法国的地主阶级被逐出庄园领地,只有一些农奴被留在土地上。

在塞纳河岸,当地居民几乎放弃,因而那些愿意留下来的侵入者,就获得了大量的土地。维京人虽然进行抢劫和破坏的活动,但是当地的农民们由于太贫穷,使得维京人往往空手而回。所以当地的法国人对维京商人们,不一定是憎恶的。

到912年时,政府和教会都已清楚认识到:使用武力是驱赶不走维京人的,也不能用缴纳“丹麦金”买来和平。势力北越海峡而达到了英国,南至南意大利和西西里而创立了王朝。

除此之外,富庶的伊比利亚半岛,也是维京海盗袭击的目标之一,在西班牙,维京人深深地留着影响的痕迹,但在整个9世纪,只有两次海盗活动被记录下来。

公元844年,一支由海盗船组成的舰队在加利西亚被击退,他们转而袭击了塞维利亚和阿尔赫西拉斯,甚至还到达了北非。

之后,维京人在距离罗钠河不远的卡马古,建立了一个根据地。为了对付维京人的侵略,科尔多瓦哈里发加强了防范,组织了一支新的舰队,此后的100年里,都没有维京人袭击西班牙的记载。

维京人在逐步扩张自己的商业范围。西班牙很多酋长逃奔出国,携带妻子儿女,奴隶,臣属,家具和饰物,一切可装在船上的东西都带走了。

Author

Write A Comment